清夏

遇见有故事的自己~

你曾是少年



01


当我自诩文艺青年的时候,我希望我还是朴素少年。


许多年前,我们都曾是朴素的少年,“爱上一个人,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。相信爱会永恒,相信每个陌生人,相信自己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。”


姑娘对我说,“你看人的眼神很真,藏不住半点欺骗。回忆里的少年,现在的你,生活有太多惊喜,你笑起来依旧很好看。”


每次打车去学校,基本都被当成了学生,我不知道这样的误会将持续到什么时候。我翻看不同阶段的照片,才发现真的不一样了。第一次知道姑娘除了拿来捉弄,还可以拿来喜欢,是在十年前,老师极尽溢美之词的夸赞,受用也不及她骂一句笨蛋。曾以为表白被拒会活不过明天,却已经过去了很久,久到可以彻底忘记那个人。不管有多么深刻的伤痛,只需要七年都会痊愈,因为七年的时间可以把全身细胞都更换掉,一个旧细胞也没有。每一天的坚持都是一种进步,每过一天,那些想念她的细胞就会死掉一些,总有一天,会死得干干净净。那些经年脱落的碎屑,足够为她在夏天里降一场雪。


少年时代的日记里,我写过对外面世界的向往,而现在上锁的空间相册的几万张照片,都是从未想过能到达的地方,为此我感到不可思议。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意义何在?想着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,费劲心思,依旧是碌碌无为,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。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都只是平淡地过着,有时候到达了人生的巅峰,比如:考取理想的大学,得到自己心爱的人,在别人看来,那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
我幻想可以冲破这个平淡的口子,获得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,但是,遥看这个想法的时候,依旧觉得没有意义。我们活着,吃饭,睡觉,一边抱怨工作,一边熬夜加班,和别人没什么两样。


02


宋冬野说,那些夏天,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。代替梦想的,也只能是勉为其难。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,让我困在城市里,纪念你。


五月天唱,我坐在床前望着窗外回忆满天,生命是华丽错觉,时间是贼偷走一切。十七岁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,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。


从来不偷东西的你,却爱偷笑,于是从来不偷东西的我,便学会了偷看。一段故事就这样被信手拈来,她长相清秀,有一双会笑的眼睛,用三种颜色的线编织的头绳扎马尾,是很多小男生秋波暗投的对象。只有你觉得她普普通通,故作姿态从她面前走过,不看一眼。实际上心跳得快冲出了喉咙,只能在相遇过后偷偷地回过头,悄悄地望一眼,幻想着她是不是也在看自己。


你也写过酸不溜叽的情书,充满了孩子的满足和奶糖的味道;也在回家的路上尾随过她的步伐,绕了一个大圈子然后回家;也曾在不经意间和朋友聊起这个人,一边说“哎呀,我觉得她一般啦”,然后心里渴望到跳脚。


你把青春献给书本,你却自学参透爱情。


后来,读到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去巫山不是云”的时候,你瞬时间哭得稀里哗啦。不是没有遇到更好的女生,也不是心如止水完全没有动心过。可你就是难找到那种感觉,以为有多不一样的年少青春,最后湮没在一堆同样的花痴情怀里。你以为自己能够和她共同照亮一个世界,实际上你只是她世界中一个小小的阴影,甚至不曾存在过。最后的结局通常是你的女主角有了别的男主角,而你成为了别人故事连配角都算不上的路人甲。


03


少年时代的爱情之所以美好,是因为没有生存的烦恼。


正如叫兽易小星所说,少年时的爱情最单纯,那时喜欢一个人,不会去看对方口袋里有多少零花钱,不会去关注对方身上穿的什么牌子,不会去打听对方家里住着多大的房子,不会去查对方的成绩好坏……那时候的感情没那么多杂质,只看长相。


那是2012年参加的一次招考,同车次有认识的一个校花级的姑娘,她和男友一见如故,毕业分手。四年间我曾多次在情人坡遇到他们拥抱、亲吻,大势所趋,她也在外面租房和男友同居。她把最美丽的四年献给以为会一生一世的混蛋,四处奔波找工作只能靠浓妆打扮。她在摇晃的车厢里睡得满脸是汗,现实的不公却没有再次偏爱她长得好看。


她独自一人背上行囊说走就走的时候,混蛋屁颠屁颠跟在后面。他们在峨眉山偶遇,在漫天大雪中相识,在热火朝天的四川火锅前相知,在人潮汹涌的展会上走失重逢,在繁忙的十字路口倾吐相思。混蛋离开后,她原本憧憬生活的城市顿时让她觉得憎恶,她决定离开了原有的世界,迈着蹒跚的步伐,然后再一次堕入黑暗,全身心地挣扎于人潮中。


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,我会给你幸福;故事的转折总是这样,我祝你幸福。


四月尚未褪尽的倒春寒,让长街上奔波的人冻得直哆嗦,冷空气从街头扫荡到街尾,城市一幅萧条景象。回校转乘火车,晚点近三个小时,看着人来人往,停驻,张望,每个人都若有所思,每个人都互不交谈,那画面再度加固她对城市的印象:孤独。


也是那次经历,让她坚定了回老家找份稳定工作的决心。尽管她已经习惯了繁华都市生活的便利,回家后会处处不适;她坐久了咖啡厅,走惯了西餐店,很快就会发现家乡的馆子与理想、文艺、精致这些词汇根本没有关系。


她看到,那些在正月初六从小镇出发,挤进北上广汹涌人潮中的年轻人,和她都一样,怀抱梦想,奋力打拼,但是消失于人海中的时候,却像一只蚂蚁。而蚂蚁也需要另一只蚂蚁的陪伴,蚂蚁的路上也有障碍与困境,蚂蚁也幻想有长出翅膀的一天。


04


“遗憾我们从未成熟,还没能晓得,就已经老了”。这一生的涓滴意念,最终汇成了河,流淌成歌,从年少轻狂的时光河流中,缓缓经过。这条河流打磨了我们的面色发肤,最终我们会胸怀丘壑,沉静包容,一言不发。


我和你,还有她,都抓不住时间,总是被时间裹挟,赶着人生路,带着对过去的回忆,与对未来的畅想与怀疑,觉得满心充盈。从时间的角度来看,我们能拥有的,“一直是现在”。故事难有结局,成长也不会有答案。不是我们活在当下,而是当下把握了我们。


时光如水,中间有河。你过不去,车流穿梭。相爱的人,转瞬湮灭在人潮中,就算拥有,也是路过。人会老,心会荒,最初天真到可耻的誓言,是爱情在情爱中翻转轮回多次后,结就的惆怅。


熬过无数夜晚,风吹麦浪尘满面。终归有位良人,雪落双肩共白头。



评论(1)
热度(6)

© 清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